首页 > 时事 > 我国核科技创新成果丰硕 前景广阔

我国核科技创新成果丰硕 前景广阔

时间:2019-11-06 19:15:20

核工业不仅是国防的基石,也是民生的保障。

1955年,中国做出了发展原子能的战略决定。1964年,中国成功引爆第一颗原子弹,随后成功研制氢弹和核潜艇,打破了西方国家的核垄断和讹诈,维护了国家安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和平利用核能和核技术应用产业发展迅速。1985年,中国大陆第一座独立设计、建造和运营的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开工建设。与此同时,核技术在国民经济建设中的应用日益广泛,并逐渐形成工业规模。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提出了核工业必须坚持安全发展和创新发展的新要求。在新形势下,中国在和平利用核能以及核技术的应用和发展方面取得了哪些新突破?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对此,记者采访了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局长张建华。

中国核能发展已经走在世界前列。

记者:作为战略性高技术产业,近年来中国在核能开发和应用方面取得了哪些新成就?

张建华:近年来,我国在核科技创新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例如,自行开发的核燃料元件可用于工业。磁约束核聚变的研究和发展已取得初步成果,并为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项目贡献了中国的智慧。核科技、核电研发基地和先进核燃料技术研发平台取得初步成果。包括中国先进研究堆在内的一批重大核科技实验设施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行,为中国核科技创新驱动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与此同时,中国核能发展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例如,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达到世界最高安全水平,国内外工程建设进展顺利。第四代核电技术的研发处于国际领先水平,钠冷快堆和高温气冷堆示范项目已经启动并实施。目前,中国有47个核电机组在运行,11个核电机组在建设中。运行中的核电各项性能指标居世界前列,建设中的核电规模居世界之首。

作为和平利用核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核技术应用的工业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在材料改性、无损检测、辐射育种、食品和农产品辐射加工、核医学等方面。,一个相对完整的产业体系已经形成,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新亮点。

记者:随着核能的快速发展,核电站乏燃料的后处理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中国在核能健康可持续发展方面有什么突破?

张建华:近年来,中国乏燃料后处理全面加快,科研全面开展,后处理示范工程进展顺利,乏燃料公海铁路联运系统建设加快,核燃料循环行业整体质量和效率不断提高。放射性废物的管理已达到一个新的水平,形成了处理中低放射性废物的工业规模能力。低放射性有机废物处理和高放射性废物玻璃固化取得新突破。在核电相对集中的地区建设中低放射性废物处置场,建立高放射性废物地质处置地下实验室建设项目,为核电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核领域的“母法”——原子能法——已经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目前正在根据有关要求进行修订和改进。2018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核安全法》正式颁布实施。2019年9月3日,中国首次发布白皮书《中国核安全》。与此同时,国防科工委积极推动“中国核科学日”的设立,旨在增加公众对核能发展的关注和认同,引导公众了解核科学,支持核事业,促进核发展。

克服核技术应用产业的瓶颈

记者:目前,世界核能正处于多元化发展的新形势下,核技术应用产业前景广阔。中国核技术应用产业目前存在哪些不足?如何处理?

张建华:核技术的应用具有技术含量高、替代难度大、应用范围广的特点。近年来,中国核技术应用产业保持了20%左右的年增长率,年产值数千亿元。然而,核技术应用的产值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4%左右。与核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核技术应用产业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中国“第十三个核工业发展五年计划”明确将“促进核技术应用,扩大核工业规模”作为重点任务,特别是加强核技术应用研究,增加核技术在农业和医疗领域的应用,加快辐射加工业的发展。国家原子能机构将进一步加强政府层面的指导,鼓励相关协会、企事业单位充分发挥自身技术优势,积极开展核技术产业发展重大问题研究,探索适合中国发展的核技术产业发展道路,为中国核技术应用产业化积累经验。

同时,加大科技投入,提高核技术应用产业的核心竞争力。近年来,国家原子能机构通过核能开发的科研渠道,安排中央财政投资,带动社会资本投资,开展核技术应用技术产业的研发。还发布了《核能开发研究项目前期及后期项目补贴管理实施细则》,鼓励企业乃至社会优势资源开展相关研发工作。随后,国家原子能机构将充分发挥全社会的优势资源,努力克服制约核技术应用产业发展的瓶颈和不足。特别是在核医学诊疗设备、加速器、放射性同位素、核检测技术研发等“高、精、尖”核技术应用产品方面,加大科技创新投入,促进我国核技术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此外,成果转化制度将进一步完善。建立政府引导和社会参与的科技成果转化投入机制,鼓励企业与科研院所合作,形成科研院所、大学和企业参与的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模式。解决科技成果成熟度低、转化能力弱的问题,努力打造一批应用前景广阔、国内外领先的核技术应用产业品牌。

推进核工业整个产业链的“走出去”

记者:和平利用核能是世界各国的共同需求。中国在国际合作方面做了些什么?

张建华:1984年,中国正式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进入了核领域国际合作与交流的新阶段。迄今为止,中国已先后与3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政府间核能合作协议。我们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和平利用核能、核安全、核应急、核保障、核安全和标准体系等领域开展全面合作,推动中国核能发展与国际社会接轨。

目前,中国与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韩国等世界主要核能发展中国家建立了核领域的双边合作机制,促进了双方企业和科研机构的务实交流与合作,成效显著。例如,中美联合建设的核安全示范中心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行。中国和俄罗斯签署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大型核项目一揽子合作协议。中法商业乏燃料后处理厂商务会谈得到积极推动。中英签署了核电合作项目。

与此同时,核工业坚持开放发展,稳步推进“走出去”。例如,出口到巴基斯坦的恰希马核电站1-4号机组与电网相连,5号机组已经签署了商业合同。卡拉奇核电站2号和3号机组采用“华龙一号”技术的建设进展顺利。与阿根廷签署了第四和第五核电厂项目的总合作合同;与哈萨克斯坦合作建造核燃料元件厂的工作已经开始;与沙特阿拉伯合作开展的铀勘探项目进展顺利。与纳米比亚合作开发的胡山铀矿已经全部投产。

记者:面对新形势和挑战,中国核工业如何走得更远?

张建华: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加快开放和发展步伐,坚定不移地实施核工业“走出去”战略。一是加强顶层设计,有效整合国内资源,充分利用国家原子能机构平台,重点出口自主知识产权“华龙一号”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带动整个核工业产业链走出去,包括核设备、核燃料、核环境保护和核技术应用。二是深化双边和多边合作,加快与俄罗斯、美国、法国、英国等核发达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国际组织的全面合作,进一步提升核工业核心竞争力,拓展国际市场。三是加强“走出去”的监督指导,规范核出口审批,努力维护负责任大国形象,为中国核工业深化国际合作与交流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记者陈海波)





上一篇:教育部:25所高校被拟认定为2019年全国普通高校中华优秀传
下一篇:霍乐迪:鲍尔有很高的传球天赋 我跟他很好的互补